一起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躺赢啊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反思不等于否定(1/3,求票~)

第三百二十二章 反思不等于否定(1/3,求票~)

    这

    真被那个混蛋给猜对了?

    杨小曼看到第一题的时候,彻底懵逼了,因为这题目昨天她看了,虽然有些不一样,可整体的框架差不多,特别在思路上惊人一致。

    杨小曼没有犹豫多久,开始了自己的解题之旅,由于提前对这题目进行了复习,小曼做起提来简直得心应手,尽管速度不及徐茫那么快,可以目前来说,她是最快的那一个人。

    话说

    那个大白痴每一次比赛都能做那么快,会不会他提前进行了yā tí?

    每一次都能押对?

    那么神奇?

    只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杨小曼完美解决第一题。

    呃

    第二题。

    杨小曼看了一眼,看着看着就看自闭了,随后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这又被押对了?

    见鬼了吧?!

    巧合!

    这一定是巧合!

    杨小曼甩了甩脑袋,把不应该出现在自己脑袋的思绪全部丢掉,默默拿起笔开始对第二题进行解答,速度还是那么快。

    唰唰唰,

    五分钟的时间,

    小曼便解决了第二题,此时的她有些难以置信。

    终于第三题,

    杨小曼怀着一颗敬畏的心,小心翼翼地把眼睛瞄向第三题,结果这一眼又自闭了。

    天呐!

    又被那个大白痴给押对了!

    这怎么办?

    虽然杨小曼内心很喜悦,可一想到比赛结束后,那家伙一副嚣张的嘴脸,就非常来气。

    好气!

    真的好气呀!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还能怎么办

    无奈之下,

    杨小曼只能拿起笔开始解体,但内心不断在告诫自己,自己是被迫解题的,因为昨天自己被强行灌输了这道题目的思路。

    在自我催眠下,

    杨小曼的解题之旅完成的很顺利。

    第四题

    杨小曼已经不敢看了,她生怕自己睁开双眼的那一刻,看到的是昨天的题目。

    呼

    吓死人!

    杨小曼长吁一口气,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无尽的忧伤。

    好可惜

    如果全部押对话,自己妥妥的第一。

    但还不错,

    起码自己比别人领先半步,剩下的就靠自己了

    与此同时,

    徐茫找到正在和别人交谈的吴教授。

    “教授!”

    “我刚刚遇到了一位大神!”徐茫说道:“美利坚代表队的总教练。”

    “嗯。”

    “是不是带着眼镜的年轻人?”吴教授说道:“罗博深,罗教授,他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

    我去

    无中生友?

    朋友的朋友算什么意思?

    “吴教授?”徐茫问道:“您的朋友是不是姓袁?”

    “咦?”

    “你怎么知道的?”吴教授愣了一下,惊讶地说道:“的确姓袁,以后有机会给你介绍一下,他有一档网红节目,这节目在年轻人的群体中很火。”

    “哦!”

    “话说吴教授”

    “我不知道那位美利坚的教授叫什么,但是看起来挺年轻,也挺儒雅随和的。”徐茫缩了缩脑袋,说道:“我和他交谈了一下,觉得有些理念很对。”

    “他们跟我们的数学理念差很多。”徐茫说道:“我们整个社会和家庭,都觉得数学非常重要,但是对分数很执着,然而他们有点不一样,没有因为成绩来批评你,而是兴趣和实力的条件下,获得成绩后才会得到关注。”

    吴教授认真地看着徐茫,严肃地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要自我反思一下,反思不等于自我否定。”

    “我们需要学习别人在培养数学人才的优点,从而改进我们自己的办法。”徐茫说道:“成绩不是真正的目标,营造一个良好的数学氛围,这是我们目前迫切需要的!”

    反思不等于否定,

    这句话说得太对了!

    吴教授对徐茫的看法完全赞同,就以目前这个环境,有些急功近利,可要改变氛围又是何其的困难。

    “这个艰巨的任务”

    “徐茫!”

    “既然是你提出来的,那就由你来完成吧!”吴教授说道。

    徐茫:???

    我靠!

    好特么无耻!

    “教授?”

    “您没有和我在开玩笑吧?”徐茫无奈地说道:“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嘛”

    “和你开玩笑的。”吴教授笑道:“总之一起努力。”

    “哦”

    徐茫脑袋一歪,小心翼翼地问道:“吴教授我想上那一档网红节目,您能不能嘿嘿嘿。”

    “”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吴教授说道:“徐茫你有考虑过带队伍吗?”

    “什么意思?”

    “带国家高中生奥数队。”吴教授说道。

    徐茫摇了摇头:“我实在抽不开身,现在手上四个研究项目,还要抽空出各种卷子,偶然还要给学生上课,吴教授请你把我当个人!”

    “”

    “能者多劳,谁让你这么能干。”吴教授笑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不懂!”

    “我也不想懂。”

    此时的徐茫属于两手一摊,两脚一蹬,地上一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很快,

    第一天的比赛结束,

    杨小曼的脸上带着一丝喜悦,而兰筱爱几人脸上挂着一丝懊恼和悔恨。

    发现目标!

    徐茫!

    兰筱爱四人看到徐茫和吴教授正在聊天,没有任何的犹豫,上前把他给围了起来。

    “徐茫!”

    “我错了我不应该怀疑你!”兰筱爱满脸震惊地说道:“现在的你简直就是我心目的神,徐茫不!徐哥能不能让我看看明天最后五道题目?”

    “是呀!”李威抓着了徐茫的手,认真地说道:“我的亲哥求你了!”

    叶子奇和施杰也是同样如此,总之四人对徐茫的崇拜之情,如滔滔江水一般,汹涌而来。

    杨小曼则一脸傲娇地站在徐茫身边,此时的她已经爽到了天上。

    哼!

    让你们不相信徐茫,

    遭重了吧!

    “唉?”

    “你们这是怎么了?”吴教授看到四人,对徐茫的一脸崇拜的模样,心中不由产生了疑惑。

    “教授!”

    “您可能不知道徐茫竟然”兰筱爱说到一半,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压低了自己的声线,说道:“他yā tí押对了三道!”

    “可惜”

    “我没有去复习就觉得看到题目后,非常非常眼熟。”兰筱爱无奈地说道:“我好狠我自己!”

    什么?!

    yā tí押对了三题?

    吴教授惊恐地看着徐茫。

    “不是不是。”

    “其实他只是押对了思路。”杨小曼笑呵呵地说道:“我就按照昨天徐茫给的思路,进行了突击复习,所以最后五题的前三题,我根本没有压力,思如泉涌。”

    这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吴教授诧异地问道:“徐茫你怎么做到的?”

    “啊?”

    “哦大胆设想,合理分析,小心求证。”徐茫笑道:“其实到国际大赛上,大家的数学基础都是到达顶尖,所以在大题目上会采取复杂结构的题目,同时会考验数学思维。”

    “最重要的是我发现出题人每三年一换,今年的卷子正好是三年的最后一年。”徐茫笑道:“对比去年和前年的卷子,分析出出题者的出题习惯,然后再乱猜一下,最后看运气。”

    听到徐茫的解释,

    吴教授无奈地笑了笑,唯有胆大心细才能形容徐茫。

    老了老了

    这思想也逐渐固化了。

    现在的吴教授由于工作上的原因,遇到任何问题都习惯用数学思维,往往就忽视一些关键的东西。

    “其实”

    “我做得还不够好。”徐茫叹了口气:“只押对了三题不好意思呀。”

    “”

    “”

    “”

    这话说的

    听着就觉得来气,然而耐不住别人牛逼。

    之后,

    几人来到酒店,纷纷研究起第二天的题目,根据徐茫给出的概率提示,每一道题目都有五到八种的可能性,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每一种思路都要尝试一遍。

    “徐茫?”

    “你这个方法还真只能押大题。”吴教授看了一眼,默默地说道:“如果全部押的话,那需要很强的记忆力,就拿今天的题目来说,五十道题目,保守估计需要记住三百种解题思路。”

    “对呀!”

    “只能押大题。”徐茫点点头:“而且需要拿到往年的题目,反正需要很多的条件。”

    “也算是你运气好。”吴教授说道:“可你的方法很科学!”

    “我曾经学过《行为心理学》,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惯性思维,这是无法被改变的,就像性格一样。”徐茫说道:“通过细节的观察与分析,能够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或许别人不相信,

    但是杨小曼却深信不疑,这家伙能通过密码柜按键磨损痕迹,在一万种可能中推算出唯一的密码顺序。

    太可怕了!

    幸好这个大白痴搞科研,万一.走上歪路估计要被qiāng毙十来回。

    等外人走完,

    杨小曼忍不住了,扑到徐茫的怀中,腻腻歪歪地说道:“喂你老实交代,之所以你每次都能那么快的答题,是不是前两天都在yā tí?”

    “”

    “疯了吧?”徐茫无奈地说道:“这个办法有局限性,这次能够押对题目,是因为各种的机缘巧合碰到一起,我才能猜对三道题目。”

    “哦”

    “话说如果我拿到世界大赛的第一名。”杨小曼嘟起嘴巴,含羞地说道:“你该怎么奖励我?”

    “关我”

    话到一半,

    徐茫突然踩住急刹车,幸好后面两个字没说,否则不被打死。

    奖励?

    瞥了一眼怀中的小曼,那一脸期待的样子。

    这奖励真不好给。

    “要不”

    “我在你的额头贴一朵小红花?”徐茫小心翼翼地问道。

    { ̄皿 ̄╬}当老娘我幼儿园的?

    { ̄e{# ̄}☆╰╮o{ ̄皿 ̄/}吃我一拳!

    {;′⌒`}自闭中~

    之后的时间,

    杨小曼帮徐茫回忆了她所记住的三十道题目。

    没办法,

    谁让比赛题目一个月后才公开呢。

    恰巧这些题目,徐茫等着急用

    翌日,

    第二天的比赛到来。

    小曼几人怀着一颗必胜的心,奔赴属于自己的战场。

    原本对于团队赛前三名,不抱有任何的希望,但是有徐茫的神奇yā tí后,有机会能冲刺一下!

    “徐茫…”

    “这次有几成的概率?”吴教授问道。

    “大概能押对两题吧。”徐茫说道:“也有可能押对三题,总之这是量子力学中薛定徐的yā tí。”

    “只有看到考卷的题目后,才能知道是否押对。”徐茫呵呵地说道:。

    对于所谓的量子力学,吴教授并不在意。

    此时他有些焦急,原本都放弃拿团队第一,可现在又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