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无敌大宗师 > 第两千两百六十六章 大结局
    诸多生命星球中,有着各式各样的传说。

    如同狼群中争夺头狼一样,神祗之间亦有胜有负。

    有新神诞生和陨落,也有老神固如泰山与仓惶而逃。

    新神晋升时或死亡,或占据原来真神的世界,又或是与原来的神祗共享世界。

    强大的神祗自然不需多说,如同斯里迪欧囔囔的那一句‘逆神者当诛!’,一切的威胁都被扼杀。

    但对一些先天欠缺导致能力不足的老神而言,与新神共享世界虽然是无奈下的妥协,但也是固守世界的一种补充。

    而一些脆弱的真神却不得不走上寻求无主的生命星球之路。

    他们的命运与掌控时空规则力量的真神并无多少区别。

    或寻求到一处没有主人的生命星球占据,累积力量将自己变得更为强大。

    或承受大千世界不断带来的损伤,在大千世界中陨落。

    没人会选择死亡的下场。

    诸多意识都不曾诞生的生命星球被有需求的真神们占据炼化。

    伴随着岁月的流逝,大千世界中无主的生命星球亦是越来越少。

    最终只剩下一个个硬骨头。

    不仅难于寻找,更难于侵占。

    迷雾星球就是其中一颗。

    这颗生命星球隐藏在无边的迷雾之中,即便真神都难以寻到。

    这颗星球中没有诞生真神,但具备着一些朦胧的意识,会对侵入者发动自然而然的反击。

    时空之龙斯里迪欧不是第一个前去占据的真神,在鄂加斯的记忆中,他记得那颗星球不乏陨落的真神。

    击溃真神们的便是这种紫雷,专注于神魂的打击。

    鄂加斯太熟悉这种能力了。

    如果可以,他也想拥有这种超远程的神术打击力量。

    即便身体畅游于时空的长河中,能时刻进行空间穿梭,又能往返于一定前后的时间段,也难以躲避这种神魂杀。

    游荡在时空长河中躲避的时空之龙斯里迪欧闷哼一声,身体便匍匐了下去。

    一记紫雷的重创,此时的他已经难有多少反抗力量。

    “你从那四位元素之龙的世界中走出,为何带上了迷雾世界的神力?”

    鸿钧持着玉碟神色淡然,也有着几分不惑。

    这是徐直极有好感的真神,但徐直一时也难解释这种不惑。

    他对超自然现象理解有限,当前还是个萌新的真神,对鸿钧等真神提及的各类问题所知有限。

    他化成真神之后,确实能动用识海中那枚紫色的闪电。

    如同神术一样,这枚闪电释放之后需要等待好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到原有力量。

    这个问题不是重点。

    徐直觉得自己有点尴尬。

    他需要钻回迷雾世界。

    看着自己的体型,又看着宛如须弥纳戒的世界,徐直觉得自己可能面对一些情况会比较无力。

    他最初就是想钻回现实世界而已。

    莫名其妙的走着走着,也便走出了那片天地,成了真神,还干翻了一直尽心尽力对抗的时空之龙。

    此时的时空之龙已经匍匐下来,进气少,出气多,还在低声哀求分裂成数个巨龙的亚莎。

    这大概是在交代后事了。

    徐直也不着急于着一时,毕竟他还算厚道,没想着让对方怨念重重消散,等一等没问题。

    “奇了怪了,只有迷雾世界诞生真神时,才会将天地的馈赠送给新神,可那片世界,嗯~似乎有了个小神……”

    见徐直难以回答,鸿钧持着玉碟,眼神透过时间的长河,又不断进行着推衍。

    半响,他似乎琢磨出了一些答案。

    “你是一魂双体,莫非另一副身体在迷雾世界也很厉害?”鸿钧问道。

    “还行吧”徐直喜滋滋道:“不是我吹,那个世界我也是个小天才,难有什么敌手。”

    “难怪!”

    鸿钧心中了然。

    “这定然是迷雾世界难以产生神智化成先天神祗,又遭遇了难以抵抗的灾害,不得不让那非本土的小神晋升协助,但又担心世界被这小神夺取,只能提前将这种馈赠送出去。”

    “若是要选择,自然是选择本世界中的最强者了。”

    “这是本能下最自然的选择。”

    伴随着询问,也伴随着推测,一些事情的真相慢慢呈现了出来。

    清楚了真相,鸿钧也不显得过于追逐,他低声密语起来。

    “亚莎具备守序公平的力量,任何力量都能对等分摊进行反击,你以后出手不可过于莽撞!”

    “为什么没有反击,谁知道呢!”

    “或许她已经使用过守序公平的力量。”

    “或许她见你有分身存在,而我也擅长力量转移,冲撞之下很可能是分身挡灾,会激化更多矛盾,让她更难堪。”

    ……

    低低的私语之时,徐直也洞悉了诸多知识和奥秘。

    对方频频示好,诸多理由不过是徐直从地球中走出,彼此观念接近,有着一份亲密的联系。

    若双方守望相助,也能更安然的在大千世界中生存下来。

    这是一片全然不同的世界,诸多诡异规则交织,有着虎视眈眈的神祗,有藏于世界中的陷阱,也有可能存在的机缘。

    徐直晃动着身体。

    能潜能藏能打,四道神术护身,他已经有了生存和发展的底气。

    相较于一些真神,他的底蕴太深厚。

    这让他成就真神之初便胜出了诸多神祗。

    这片大千世界之中,已经有了他的一席之地。

    “我都有些羡慕你,你继承了四位元素之龙的世界,还有一处待收取的世界,依两处世界之力,会少有真神敢招惹你。”

    “我们很本分,不惹事的,但也不怕事,招惹咱们的直接打死”徐直道。

    “说的对,不怕事!”

    “没错!”

    “这大千世界的七龙纪年终究是要落幕了。”

    “什么是七龙纪年?”

    “那是以亚莎为首的龙神……”

    ……

    异族林立的世界中,想拉到一个放心和理念相近的真神难度颇高。

    两人密谈之下亦缔结了简单的守望相助盟约。

    鸿钧神色喜悦了数分。

    待得诸多紧要之事商谈完毕,鸿钧微微点了点头,徐直顿时发出了冷声的咆哮。

    “能放斯里迪欧一次吗?”

    远处的亚莎声音显得有些虚弱,宽厚的翅膀展开,她身后的鄂加斯抓着数条巨龙,虎视眈眈看着徐直。

    这依旧是有着足够威慑力的组合。

    徐直此时神术用空,除了身体抗打,亦无多少底牌。

    他凝视着亚莎,最终摇了摇头。

    “他当初可没放过四位元素主神,输者就该接受自己的结局。”

    “小子,你这是与我们结仇”鄂加斯咆哮道。

    “斯里迪欧难寻生命星球,在大千世界中陨落已成定局”鸿钧插嘴道:“他取了元素星球的本源,此时也需要归还。”

    “若我能回到过去……”

    争议的焦点是时空之龙。

    此时,这头巨龙眼神有些茫然,似乎后悔了当初的选择。

    拥有时空的力量,他也难以回到真实的过去。

    他再度仰望那时空长河中的景象。

    那是七条庞大无比的巨龙。

    有亚莎,有鄂加斯,有乔万,有坎赫姆,有特里普,有霍金斯,也有他。

    “我愿意归还曾经讹取的一切,也愿意遵守输者的结局。”

    半响斯里迪欧低头下来,龙爪探出之时,那爪上已经多了一份红色的火元素本源,一份青色的风元素本源。

    “你见过埃德妮成神,应该清楚土元素本源和水元素本源存放的地点。”

    两份元素本源入手,徐直只觉掌控的元素世界多了几分圆润,愈加稳固起来。

    他微微点了点头。

    对埃德妮而言,四季洞天属于另一片世界,难与元素世界这种本源力量兼容,只会导致不断的世界灾难。

    他自然会去将那两份元素本源取回来。

    “我快要消亡了,但总觉得自己不能白来这世界,想着留下一点点存在过的痕迹”斯里迪欧抬头道:“我世界中残存的生灵已经拜托了亚莎照顾,您能……”

    “如果他们愿意,可以留在我的世界中生存,如果不愿意,他们也拥有离开的权利!”

    徐直的开口让斯里迪欧脸显感激,远处鄂加斯咆哮之声亦是停了下去。

    一点时空之力笼罩着元素世界,斯里迪欧的声音也开始响彻在遗民们耳中。

    半响,一些星星点点的光芒从元素世界飘荡而出,迈向了亚莎掌控的星球之中。

    “我不曾掌握那一片世界,剩下之处无能为力了!”

    徐直此时只有掌控元素世界的能力,并无掌控迷雾世界的能力。

    这处世界愿意离开的遗民已经走了,而另一处世界则难有多少机会。

    “您能放开世界的权限,我已经很感激了!”

    白色的巨龙昂头,他低低的咆哮了一声,荡起了时空长河中最后一丝涟漪。

    无数星星点点的光芒坠落,他身躯开始分崩离析。

    构建大千世界的规则一阵流动,纷纷蚕食着真神陨落后的余晖,远处的鸿钧亦是急切开口。

    徐直探爪勾取之时,一团银色光芒和一团白色的光芒顿时摘了出来。

    “你拥有斯里迪欧的力量,也算他半个继承者!”

    银色光芒和白色光芒是时间和空间的本源力量,纳入手中并没有难以炼化的感觉。

    徐直只觉构建自身的躯体愈加完善完美起来。

    若论及肉搏,此时的他或许已经有了与鄂加斯相搏的资本,而不是任由对方一口咬住。

    继承元素之龙们的元素世界,也继承了时空之龙的时空本源力量,他承受的惠泽极强。

    如同奋斗者继承了两大家族的遗产,他的资本顿时充足了起来。

    但他还有更强更深厚的底蕴。

    在那遥远之处,那儿的迷雾中藏着一片世界。

    那才是他自身真正的资本。

    较之继承的力量更为强大。

    与同盟的鸿钧秘聊上数声,又对着头疼自己忽然产子的亚莎点了点头。

    徐直身躯一晃,携着元素世界,开始朝着迷雾世界的方向行去。

    大千世界是一处广阔之地。

    可在那片迷雾世界中,还有诸多他关心关切的事情,也有诸多他所关心关爱的人。

    他会存在于大千世界中。

    他也会回到那片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