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兵王归来 > 1749.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鸿沟
    武盟办公大楼前,不知从何时开始,聚集了越来越多的武者。

    这些武者的来历各不相同,一部分隶属于武盟和隐世门派,另一部分则是听到消息,专程前来凑热闹的。

    然而,此时这些秉持不同立场、抱着不同想法的武者,俱都瞠目结舌,呆若木鸡,陷入巨大的震惊当中。

    概因林重的言行,委实太惊世骇俗,违背常理,却偏偏让人热血沸腾,无可指责。

    习武之人,血气旺盛,性格大多桀骜不驯,轻生死重意气,动辄以命相搏,因此分外不能受辱。

    匹夫受辱,尚且要挺身而起,拔剑而斗,血流五步。

    更何况像林重这样的丹劲大宗师?

    在罡劲武圣遁世隐居、远离纷争的现代社会,丹劲大宗师,就代表着炎黄武术界明面上的最高战力。

    林重只让冒犯他的王叔夜受了点皮肉之苦,在围观群众眼里,其实已经算得上手下留情,没有任何问题。

    要知道,强者为尊,是炎黄武术界沿袭多年的铁律。

    随着时代进步,枪炮出现,武者的作用和过去相比大大降低,不是没有人想过改变这个“因循守旧”的传统。

    但那些人最后都在冰冷而残酷的现实面前,撞得头破血流。

    因为武者之间的差异,甚至比武者和普通人之间的差异更大。

    明劲、暗劲、化劲、丹劲、罡劲,每提升一个境界,便代表着生命层次的升华,越往后强弱越明显。

    明劲尚有可能战胜暗劲,但化劲绝无可能战胜丹劲。

    化劲和丹劲的差距,用天壤之别来形容也丝毫不过分。

    龙不与蛇居,猛虎不与羊群为伍。

    无数的冲突和死亡证明,只要实力的差距一日未曾抹平,那么武者的地位就永远无法真正平等。

    比如今天。

    王叔夜仗着身份大放厥词,却敌不过林重一抓。

    只要林重愿意,随时可以杀死他,甚至不必付出太大的代价。

    王叔夜正是清楚这一点,才放弃无用的反抗,任由自己被林重像拎一只鸡仔那样提着。

    他已经认栽了。

    然而还有很多人不愿就此认命。

    贺融、颜凌、于劲三人眼中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同时看向傅轻候。

    傅轻候神情如铁,盯着注视着林重的背影,仿佛没察觉到三人充满征询意味的视线。

    贺融顿时有点拿不准了,悄悄移动到傅轻候旁边,用细若蚊呐的声音道“傅院主,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傅轻候竖起食指,放在嘴唇前方,示意贺融不要说话。

    “”

    贺融碰了颗软钉子,心里愈发忐忑。

    他们之所以敢违抗林重,还不是因为有傅轻候和王叔夜领头。

    现在王叔夜落入林重手中,颜面尽失,威信受到巨大的打击,傅轻候也态度不明,隐约露出退缩之意。

    那他们这些马前卒怎么办?

    就等着被林重秋后算账,变成用来儆猴的鸡吗?

    念及此处,贺融胸中不禁生出一股怒气。

    可是,正如傅轻候拿林重没办法一样,他拿傅轻候也没办法,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连表现出愤怒都不敢。

    “我们必须自救。”

    贺融回到颜凌和于劲身旁,冷声道“傅轻候不可靠,倘若事情继续发酵,恐怕他会把我们推出去当弃子。”

    颜凌不解“这对他有什么好处?他不也被林重撤销职位了吗?”

    “你觉得他不会提前给自己准备退路么?”

    贺融斜睨了颜凌一眼“只要把我们推出去,吸引林重的火力,他便可以全身而退,王叔夜明明和他是盟友,变成现在这副惨样,他却仍然一声不吭,你们还没发现吗?”

    颜凌和于劲被贺融说服了。

    “你有什么办法?”于劲直截了当地问道。

    “为今之计,只有先暂时认输服软。”

    贺融眯起眼睛,望着林重修长挺拔的身影,语气有些无奈“碰到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咱们原本的计划毫无用处,与其鸡蛋碰石头,还不如保存实力,徐徐图之。”

    另外两人思索片刻,点头同意“就按你说的办。”

    达成共识后,贺融不再耽搁,迈步走出人群,朝林重拱了拱手“林重阁下,我等愿意为之前的无礼向您道歉,希望您能原谅我们的冒犯。”

    颜凌和于劲跟在贺融身后,同样朝林重抱拳行礼,简直把“前倨后恭”四个字诠释得淋漓尽致。

    三人如此作态,令围观群众们大跌眼镜。

    特别是那些曾对他们表达支持的武盟成员,更是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林重眸光微转,依次扫过三人的脸庞,突然随手一扔,将拎在手中的王叔夜丢了出去。

    “呼!”

    王叔夜径直划过众人头顶,向着地面坠落。

    眼看就要撞中地面,原本闭目装死的王叔夜猛然睁开眼睛,气运丹田,力贯周身,以一种极为狼狈的姿势落地。

    落地之后,王叔夜转身就走。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根本没有脸面继续留下。

    林重看都懒得看王叔夜一眼。

    区区手下败将,丧家之犬,没什么好在意的。

    “我可以原谅你们。”

    林重淡淡对贺融等三人道“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贺融反应极快“让我们交出权力吗?没问题。”

    “不。”

    林重摇头“我的要求是,你们告诉我幕后主谋,以及同党还有谁。”

    傅轻候的表情瞬间变得无比阴沉。

    他没想到,林重大获全胜还不满足,竟然要赶尽杀绝。

    贺融的脸色也十分难看,如同变色龙一般,时而铁青,时而涨红,想发作又不敢,只得忍气吞声道“阁下,得饶人处且饶人,您何必跟我这样的小角色一般见识。”

    听完贺融的话,不少围观群众暗自腹诽“堂堂武盟部主,什么时候变成小角色了?太不要脸了吧?”

    “我只信奉除恶务尽。”

    林重的语气云淡风轻,然而蕴含其内的杀机,却令贺融毛骨悚然“机会只有一次,你也可以拒绝,只要从今往后,你们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下次见面,就是你们的死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