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杀青香 > 第一百二十章 否认三连
    郑氏嫁到周家多少年了,早看穿周家几个房头男人的本性了。就说三房,三老太爷周稼,当年和马氏鹣鲽情深,马氏病逝那会儿,病得形销骨立,差点就殉情了。旁人看着都忍不住掉眼泪,谁不说他情深似海?

    结果呢,不到两年迎娶王氏,连着生了三个儿子。马氏生前的物品一样样消失,渐渐的,连名字都没人提起了!

    周庆书呢,和连氏两小无猜,情投意合,成亲后你作诗来我弹琴,那是何等的神仙眷侣啊。一朝意外,立刻分崩离析。连氏头也不回,儿子也不要的离开了周家——身为女人,郑氏深深知道连氏的苦楚,对她没什么谴责的。

    三房男人就这个德行!心里装着你,也能装着别人,装着其他大事。必要时候,管是你谁,曾经多少海誓山盟,全部可以抛到脑后!

    只看周庆书为了财力在外偷娶了金氏,又为了回到家族娶了秋氏,就知道他是什么人了。他的儿子周瑛,嗯,现在看着还不错,两父子闹得正欢,其实啊,骨子里都是一种人!

    郑氏不相信,周瑛能撑周至柔到底。

    “还是太年轻了!周家的男人,哪个是蠢货。他给你多少,将来就要拿回多少!你要是安分守己,静默不出声,还守得住你那亲娘留给你的小半财产。“

    “指望他给你出头,帮你讨要身份——要不了多久,骨头都给你榨干了油!“

    郑氏就是如此看待周家三房。

    心里一半是鄙薄,鄙薄周稼、周庆书的品行,一半却又是佩服。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现实就是只有这等面甜心狠的人,才能成就大事!

    沐秋不敢多言,暗中想,老夫人的判断一向无错,只是周瑛兄妹如何,那是他们小辈的事情了。老夫人何必参与其中,落得满身骂名?没听到最近府里的风声,三房老太太一个劲的吹风,借机生事呢。

    要说郑氏,的确是难得的明白人。可惜她只见了周至柔一面,话都没说两句,自然不知道,她和周瑛表面兄妹,其实也是利益结合呢!

    周瑛帮她,不是为了钱。而她帮周瑛,更加没有金钱方面的影响。

    然就现在的境况,还真是被金夫人留下的财产搅和到一块去了!

    “什么?你确定?“

    “少爷,小的哪里敢骗你?这是我们大掌柜的说的原话。他受东家大恩,一辈子做牛做马也还不清。若不是为了报信,哪里肯去和他们同流合污?“

    聚合堂的小伙计偷偷传了话给周瑛后,陆陆续续还有顺清堂的,连一堂的……京城多家堂口的掌柜,竟然分别私下里派人联络周瑛,转告了当日他们的密谈!

    所谓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小小姐的计划,就这么……流产了!

    当然,也怪不得这些掌柜的,他们都是做生意的,管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还成,指望他们有大局观,就难了点。

    囚徒困境之所以成困境,因为人的天性,就是自私的。

    每个人立场不同,第一个先考虑的,当然是自己和自己身后的人!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一家说,周瑛还半信半疑,两家说,三家都这么说,容不得他不信了。

    “柔娘,我同意了。就按你的想法做。他们这群人,吃饱了,早就把母亲的恩义忘得精光!竟然想着否认你的身份,以为周家不认你,你就任人欺凌了,也想上来踩你两脚?我要他们付出代价!“

    “但凡有一个记得母亲旧恩的,也做不出来这等事!“

    周瑛气得发狂!

    暖阁里,周至柔随意的拨弄了下针线箩里的各色杂线,挑了两色嫩绿的,在自己桃红色的荷包上比了比,继而摇摇头,“哥,你激动个什么劲儿。要说过去……你生气还有点道理。“上辈子周瑛被坑得不浅,十几万都被坑光了。

    “现在,都清楚明白的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为这群人置气,没得气坏了自个儿!“

    周瑛有气无力,叹息到,

    “我只是悲哀。他们都是老人,是母亲生前用的人,竟然都是这种坏透了心肠的么?就没几个能用的?你别看聚合堂连一堂的过来报信,其实他们是怕万一事败,我会秋后算账。分明打着投机心思,没有半点忠心!“

    “人都会变的。“周至柔见怪不怪,“你有空感慨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帮我想一想,怎么设计好看的荷包?“

    “又是给章岂的!他缺荷包使?“

    “缺不缺是一回事,我送不送,是另外一回事!“周至柔气恼道,继续在针线萝莉找更顺眼的颜色,“诶,有了,鹅黄配柳绿怎么样?“

    周瑛道,“你要是有空,怎么不想想办法,让周家认下你?没有正经的身份,你和章岂是没有未来的!这不比荷包重要的多?“

    周至柔恍若没有听见,继续奋战小荷包。她要在三日之内完成这个荷包,然后赶上靖远侯府罗伯送信给东梁国的信使,对她而言,这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其他的小事,完全可以放在一边。

    三日后,周至柔熬得眼睛泛红,终于做出了一个还算像样的荷包,和这段时间积攒得厚厚的信件,都送到了章岂的庄子上。

    罗伯等候多时了。

    不像之前,拿到东西就走,一句话不多说,今天竟然多喝了两杯茶,还问了句“隐约听了周家祭祖发生了点事。“

    “哦,小事。“

    既是小事,罗伯就不问了,他也不是喜欢刨根究底,关心家长里短的人。转而道,“听闻你兄长写了一首绝妙好词,却怎么都不肯承认,那是他写的。“

    “这件事……去打听的人没问清楚吗?是鸿宴楼有人高空抛洒,幸好不是什么危险物品,就是纸条罢了。好像没有找到主使人,现在也不好说,到底是谁的责任。“

    罗伯的鼻翼放大了少许,“和你哥哥无关?“

    “当然无关了。“周至柔立刻道,“罗伯,您见到章岂的时候,千万别说我哥会写诗作词,他不肯认的!“

    不知道,不清楚,与我无关。否认三连后,罗伯也没有办法,只能就章岂的庄子金钱收益叮嘱了一句,“侯爷全然交给你了。“

    简而言之,委托你了,以后自负盈亏!

    赚得多,以后日子过得充裕。亏空了,那受罪的也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