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国民CP:甜饼夫妇在线撒糖 > 第二十四章 留下你的眼睛
    听了这番话,沉慕不以为意。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翘着个二郎腿。

    “我和裴琳还没到那个程度,所以,老婆大人就安心吧!”嘴角还带着些戏谑的笑容,看的姜楚有种想抽人的冲动。

    深吸一口气,姜楚告诉自己不和傻子讲道理,扭头就要离开。可刚转身,一只手就伸过来拉住了她的手腕。

    “干嘛?”姜楚甩了两下,没挣脱开。

    下一秒,一股大力拉扯着姜楚。在一缓过神来,她正坐在沉慕大腿上。

    原本披散在身后的头发,有些已经到了胸前。乌黑柔顺的秀发,看着就像让人拿在手中把玩一番。

    沉慕也这样做了,食指细细缠绕着那一缕发丝。

    “我们是夫妻,干嘛要这么生疏呢?有问题,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聊一聊的。”

    不得不说,沉慕的脸真是上帝的恩赐。就算看多了沉慕这张脸的姜楚,也不免有些出神。

    沉慕深情的注视,放在外面,不知道要迷倒多少人。

    但姜楚可不一样。

    姜楚看着横在自己腰间的咸猪手,心想这货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主意,让姜楚没急着挣扎。

    大拇指和食指揪着手臂上一点点肉,用力。看着沉慕忽变的脸,姜楚漏出了笑容。

    趁着沉慕松了力气,姜楚直接站了起来,连连后退好几步。

    “你这个女人,不知道痛吗?”沉慕摸着自己手臂红了的那一块,深吸两口气。

    真是不是自己的肉,不知道痛!

    姜楚撩了撩头发,眼神飘向别处,“你先动手的。”

    “对了,我要去鹿林一趟。”想起今天的事,姜楚立马说了出来。

    瞬间,沉慕整个人都不好了,脸黑了好几个度。

    沉慕直接抓起姜楚的手腕,语气阴郁至极,“我提醒过你,你不要去招惹司夜霆。”

    姜楚脸色十分平静,好像沉慕这样做是她意料之中一样。

    把自己的手腕解脱出来,姜楚有些不在乎似得说道“那又怎样?你提醒的东西,我就一定要注意吗?”

    看沉慕站在那也不说啥,姜楚就要离开。

    看着这女人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从后直接抱住姜楚的腰,把她甩在沙发上。

    纵使沙发十分柔软,但是这么大的力,让姜楚也有些吃不消。尤其是后面欺身而上的某人,让姜楚心里更加崩溃。

    两个手都被沉慕摁住,脚也被压的动弹不得,眼前是一张放大版的俊脸。

    “非要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沉慕眼眸微微眯起,饱含怒火。

    姜楚叹了口气,也不挣扎,只是闭着眼睛沉思了一会。

    看着她这般模样,沉慕也有些疑惑。但是下一秒,姜楚忽然睁开眼睛,对着沉慕的脑门就是一撞。

    ……

    沉慕捂着自己的脑门,不可思议的看着姜楚。真是个疯女人!

    姜楚自己也不好过,脑袋并不比沉慕好受。

    “今晚裴琳会在鹿林。”姜楚有些无奈的说出这句话。

    “什么?”沉慕一下没反应过来,但还是起身,松开了姜楚。

    意识到自己误会了,沉慕的脸一下就臭了。看着面色有些不太好的姜楚,沉慕换上笑脸靠近。

    手臂慢慢环上细腰,沉慕的脑袋也搭在姜楚肩上,“那些事交给别人做不就好了吗,今晚就留下来陪陪你老公。”

    离的太近,姜楚都能感觉沉慕呼出的气息。

    对沉慕说的话,姜楚微微一笑,把围在自己腰上的手拿开,“这事,还真给不了别人做。小三小四这种东西,一次解决了最好。”

    沉慕也不拦着人了,让姜楚离开。在快出门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早点回家,我在家等你。”脸上嘲讽意外十足。

    姜楚回头,看着靠在沙发上的沉董事长,心里竟然想起了在家等着丈夫回来的小娘子。

    “不用了,去找找别人吧,顺便说一句,你身上的香水太浓了。”

    构想出那种样子,姜楚嘴角一抽,心里一股强烈的不适感。

    鹿林,姜楚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来鹿林,姜楚并不是为了什么裴琳,而是想要找到问题根源。

    要见司夜霆,还需要等待。

    姜楚被安排在休息室等待,但等待的时间总是格外的令人着急。迟迟等不来人,姜楚推开休息室的门出去了。

    休息室在鹿林的高层,走出来的时候,姜楚没有看到一个人。在这么空旷的地方,看起来总是有些诡异的。

    “饶了我吧,我求求您饶了我吧!”一阵哭喊声传来,激起姜楚的好奇心。

    好奇心害死猫,这个道理姜楚是知道的。但这个声音实在是太渗人了,总感觉这个人下一秒就要一命呜呼了。

    为了人命起见,姜楚还是朝着声源过去了。

    一路走到了这层的最后一个房间,姜楚才见到了发出声音的人。不仅如此,就叫司夜霆也一并看到了。

    她的到来,一下子引起了里面所有人的注意。

    里面的几个黑衣保镖,立马冲了出来,扣着她进了房间。

    “这不是姜小姐吗?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司夜霆坐在办公椅上,身上整洁的不得了,旁边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茶。面前跪着一个人,满脸都是青紫,已经看不出原本什么样子了。

    看着这个样子,姜楚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还不说?”司夜霆抿了一口茶,轻飘飘的说道。

    以为是在说自己,姜楚刚想解释,跪着的那人突然颤抖着说道“是我,都是我。是我利益熏心,卖出照片求利,求您饶了我吧!”

    应该是牙被打落了,说话的时候,血液混合着口水顺着嘴角留下来,既渗人又恶心。

    这声音带着浓浓的惧意,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连抬头都不敢抬头。司夜霆没说话,他便立马开始磕头,边磕边磕头。

    直到额头被磕破,鲜血流出来,司夜霆都没有说一句话。

    这声音听着着实让人有些烦躁,司夜霆皱了皱眉头,看向一旁的保镖。

    从中走出一个黑衣保镖,抓住他的一只手。

    跪着的人立马漏出害怕的神情,拼命挣扎,想要远离这个保镖。但是保镖没有给他多余的机会,双手一用力,右手就被废了。

    看着自己不听使唤的右手,和传来的痛意,跪着的人才知道自己的右手真的废了。

    身体和心里的双重打击下,这人双眼一翻,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倒下的时候,一些血溅到了司夜霆的裤腿上。司夜霆后退了一些,像看垃圾一样看着倒下的人,充满了厌恶。

    虽然知道这人应该是做错了事,但现在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姜楚有些不安了,眉头微皱,“你们究竟在干什么?”

    这屋子里的人每一个动的,好像倒下的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东西一样。

    “你们这群人,人都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了还不够吗?”要不是自己现在被保镖扣着了,姜楚真想冲过去,给司夜霆一耳光。

    “把人处理了。”要死都要脏了他的裤脚,想到这里,司夜霆的心情就有些不好。

    处理这两个字听着就有些不舒服,一条人命听起来就这么不值一提。

    两个黑衣保镖拖着倒下的人出去了,剩下的人,包括扣着姜楚的人也出去了。

    门轻轻的被带上,诺大的房间里就剩下两个人。

    姜楚揉了揉自己被抓着有些疼的手腕,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变态。

    “你要干嘛?你难道想灭口吗?”先前那人的样子,让姜楚有些心悸。

    司夜霆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就像是一个绅士一样,“怎么会呢?您可是沉夫人,灭口麻烦太大了。”

    带着笑容说出的话,让姜楚心子凉。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要是她是个普通人。是不是就……

    姜楚杏眸眯起,眼神中充满着戒备。

    “那依司总裁之言,现在要怎么办才好呢?”

    司夜霆的笑容看起来就像刚才那个狠毒的人不是他一样,迷惑人的心。要不是地上那摊血迹,姜楚说不定都会怀疑自己。

    “哈哈哈,说来,我们两个还真是有缘分呢!”司夜霆突然笑起来,让人摸不着头脑。

    姜楚也不知道他想干嘛,自己现在是羊入狼口,命运根本掌握不在自己手上。

    为了不惹怒,姜楚也笑了起来,“是啊,缘分这事真说不准呢!”

    “是啊,上次教训下人被你撞见,这次居然又撞见了,这是不是缘分呢?”司夜霆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就像再说这缘分是多么美好一样。

    姜楚的脸色立马臭了起来,就像吃了只苍蝇一样,这一茬她都给忘了。

    “你想干嘛?”既然已经这样了,姜也不拐弯抹角,死也要死个痛快!她就不信,沉慕不会管她!

    看着姜楚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司夜霆觉得有些好笑,伸手…

    感受到手指划过脸庞,姜楚觉得恶心,就像蛇划过肌肤一样。仔细想想,司夜霆也同这冷血动物一样吗?

    “既然我们这么有缘分,上次让你没事离开了,这次就留下你的眼睛吧。把不该看的,全都还给我。”

    guocptianbgfufuzaixiansata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