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反派boss双重生 > 怎么会?
    凤章被噩梦折腾得够呛,刚想起一点东西却觉得地动天摇,他忍不住睁开了眼果然看到到自己胳膊正在被人摇晃着。

    他的灵力还没恢复现在连睁开都有些困难只能无奈的睁开了双眼,“行了,放开我吧。”

    他说完这句话就察觉到周周身的束缚已经被放开,他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手腕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绳子,“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章建睿对他笑了两下准备将绳子从收好。

    诸葛行却接了过来将绳子慢慢的绑在他的手上,“凤章你如此厉害我们不得不防。”

    妨个鬼呀,凤章有些头疼,他想没有人比他这个反派更惨了吧,他手上用了点力却挣脱不了那普通的麻绳。

    章建睿犹犹豫豫的提醒道,“大师兄,你还是省点力气吧,这种麻绳越挣扎陷得越深。”

    “你不是说喜欢我吗?”凤章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嘴里说的喜欢我但这么对待我,呵,我总算明白了……果然都是一路货色。”

    章建睿脸色一下变了,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说,“任何危害青玄门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巡逻队的几人面面相觑,左右议论着,“章峰主真厉害,没想到面对自己的偶像也能下得去手。”

    “几位长老醒了。你们要去看你们要过来看一下吗。”

    诸葛行连忙道,“我们马上过来,千钰劳烦你帮忙了。”

    长老几个人坐在坐在一处地方,他们已经哎呦哎呦的醒来了,“凤章那个小兔崽子呢?”

    “长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怎么有如此深仇大恨?”

    三位长老闭目迟迟没有开口说话,当初这件事说来也蹊跷,他们几个一进房间就看到了他和了怀。

    而了怀躺在他的怀里已没有了呼吸,他们用了回忆过去的法宝看了这个房间回忆。

    而那个房间,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再无一人,这世界上还没有人可以逃脱这个法宝的搜查。

    虽然了怀留下了遗书说凤章并不是凶手他的死是因为到了期限。但他们这么多年依旧将凤章当成了凶手借此当成一个依托。

    毕竟有个人恨着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一点,“那里没有出现第三个人,你们说是谁杀的总不可能有鬼吧就算有鬼也会被阵法给照出来的。”

    了怀的死让他们悲痛欲绝再加上凤章完全没有说过自己是无辜的因此他们就将人给关押起来了,他是自愿被关在这儿。

    他甚至说过要让师傅的在天之灵息怒。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有个人突然出现,他说是了怀的同门师兄,他说绝不轻饶伤害了怀的人。

    他甚至提出了要将了怀的尸体按照出门的礼仪带回去的规矩以及要将杀害的人承受苦处。

    他手上有着信物,再加上这房间实在古怪,于是他们妥协了封印凤章的禁制就是由他提出来的。

    那人说有一天凤章会醒了,醒来也就代表着他已经有了足够的悔恨代表他已经赎够了罪。

    希望那一天他醒来的时候,了怀已经有了新的开始。

    其实现在来说这种东西算得上容易揭穿,但那个时候的他们被自己的思维左右了根本就没有思考直接确信了他的话将凤章当成真凶。

    凤章双手被捆绑着,他慢斯条理的,跟着几人走了过来,正好听到几位长老的诡辩的话,他全程皮笑肉不笑的听着这些人仗着他失去记忆在这胡乱编造。

    了怀可是他的师父就算他在怎么丧心病狂也不至于将自己的师父,那个带着他进入修真世界的人给杀掉,那岂不是真的就成了禽兽不如的家伙。

    “你可是不信?”三位长老被他这不知悔改的态度给气得肝疼,“了怀,可是你的师父,他对你如何,你心知肚明怎么能如此,你的良心呢。”

    凤章双手抱臂,“我凤章岂是狼心狗肺之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分明是你们胡乱编造。”

    这几人很快又吵了起来,且各占一词,各有各的理。

    诸葛行听了几耳没有营养的话,“长老,你可有证据?”

    “怎么会没有。”三位长老想了想没人从手中聚起了一团灵力然后将其汇合在一起。

    只见几人面前赫然出现了一段类似于回忆的画面。

    了怀本在写些东西,他写了许久终于放下了笔刚坐在床上潜心修炼,突然门被敲响了,他有些无奈的打开了门。

    他看着门前的凤章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后就有点惊讶的问道,“凤章,你怎么来了。”

    几人在这些回忆中并不能听到句他们的交谈只能看着他们站在一起的画面。

    凤章从了怀打开门以后心就有一阵的疼痛,他总觉得接下来会出现一些不好的事情。

    果然没多久就看到了凤章和了怀交谈了几句,等两人彻底关了门以后,几人就看到凤章在手里聚起了一团黑雾。

    而了怀好像并没有多少惊讶,他也没有多少防备,就这么被凤章给伤了,他背对着几人好像手了几句话。

    而几个人能通过凤章的表情依稀推断出来,他在说些什么,“师父,多谢你了。”

    “这人是谁?”凤章抱着自己的胳膊死死的锤着自己的头,“那不是我。”

    三位长老如今已经不想在看他只把头瞥了过去只留下一个后脑勺给几人,“如今证据确凿,你竟然还敢狡辩。”

    “这人不是我!”凤章喃喃的说了几句,“对,你可有师父宗门的容貌。”

    其中一位长老冷冰冰道,“你也配这么叫他。”

    “行了,将东西给他一下,我就不信他还不死心。”

    凤章看着那人的样貌,整个人如坠入冰潭,“怎么会是他?”

    尽管他没怎么看过他的样貌,但他依旧知道这个人是谁,“这人……他怎么会是师父的朋友?”

    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很是不对劲,“凤章,你认识他?”。

    凤章摇着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不会,怎么可能会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