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剑行剑缘 > 吾乃小战神 第八十一章 兄弟相残
    一女仆来到了二王子的房间,是那阿里斯叫二王子前往书房找他。

    二王子威砍斯现在的脸上明显能看出还有一丝肿胀,活了那么多年,一直以来只有哥哥们欺负弟弟的份,这一次却是被弟弟给打了,这哪说的过去?这阿里斯之前最是疼亚当斯了,但经过了联姻一事后,阿里斯对他的态度大有转变,有时不闻不问,甚至有时都不搭理他。现在他来让威砍斯去书房找他,想必也没什么坏事,说不定还是要让威砍斯多多刁难他。

    想到这些的威砍斯不禁偷乐起来,这要论做人,感觉自己要比亚当斯高明上无数倍。

    威砍斯来到阿里斯的书房,只见阿里斯独自一人坐在书桌旁,背对着威砍斯,“来了?”

    威砍斯收起那来自心里的乐意,道“父亲叫我来,所为何事?”

    阿里斯没转过身来正面对他,沉沉道“你为何要跟亚当斯动手?”

    阿里斯这话跟威砍斯心里所猜不同,愣了一会,道“是,是他见大哥死了,葬礼不参加也就算了,还独自一人在房间里看话本,看得哈哈大笑,我实在看不过去,就去找他说理,但他确实蛮不讲理,我被逼无奈,就跟他动了手。”

    阿里斯依旧是背对着他,道“那他死了,你们可会伤心难过?”

    被这么一问,威砍斯心理有些心虚,这多了一个人就多了一个争夺皇位之人,之前大王子路易斯是指定的皇位继承人,没有办法去争去抢,毕竟也抢不过他,所以便一直拍他马屁。到大王子死时,威砍斯意识王位可以开始争夺了,在大王子的葬礼上,威砍斯表现得最为突出,要论伤心难过,阿里斯都比不过他,而且所有葬礼上的活动都是威砍斯所安排的,为的就是表现出一副能够胜任天下明君的样子。但阿里斯始终是最疼亚当斯,下一个王位继承人还得阿里斯下命令,不压一下亚当斯,估计即将到手的王位就要被别人给夺了去。

    所以,就算亚当斯真的死了,最多也就是装一下都嫌浪费表情,哪谈得上什么伤心难过。

    但此时此刻,难道能将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我会!”

    阿里斯似乎不信,双手猛拍一下椅子的扶手,站了起来,终于是正对着他了,质问道“真会假会?”

    身为二王子的威砍斯被吓了一跳,颤颤巍巍地道“真会。”

    阿里斯怒道“会个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你就巴不得将你十三弟至于死地,好稳住你那王位继承人的位置。你们打架时,我可都看在眼里,你七品,你十三弟已经要九品了,你打他可是自第一招开始就用尽了全力,你十三弟打你的时候可是处处收着力,他是怕把你给打死了,他真要打你,用不着那么麻烦,一招便可解决你。哼,按你这品性,是不是我再活得久一点,你就要迫不及待的起兵造反直夺我这王位,带上王冠来问我的罪了。”

    威砍斯直接被吓得跪在地上,全身颤抖着,道“父亲,我哪敢哪父亲,我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阿里斯长叹了口气,道“行了,你走吧,以后注意点,别太累了。”

    被揭穿一切的威砍斯不敢再在这待下去,怕下一瞬间阿里斯就要下令杀了他,磕了三个响头后便起身离开,回到自己的房中。

    回到房中的威砍斯立马让人放了一大桶冷水,整个人泡在里面。

    憋气,下沉—上浮,再憋气,下沉

    复往五次后,威砍斯终于是没再下沉,而是大吼一声“为什么!”

    那些刚从门前经过或是不远处的男仆女仆皆被吓了一跳,都望向那二王子威砍斯的房间。

    所有的一切都被揭穿,而且是被揭得连毛都不剩,正常人哪能接受的了?威砍斯亦是如此。

    阿里斯的话本是想让威砍斯打消对亚当斯不利的念头,但他万万没想到,结果是适得其反的。现在的威砍斯眼里只有愤怒,仇恨,而且九成都是冲着亚当斯去的。

    子联姻事件后,阿里斯其实是了解了亚当斯真正的心思,之前一直都是自己帮他下所有决定,有时就连什么时候吃饭都要听他的。

    而亚当斯则是从那次之后便喜欢上了看书,不是什么名著诗歌,而是一些话本,学习话本中的为人处世,学习如何写信,就在前些天,亚当斯又写了封信寄给了冯腾他们。

    威砍斯坐在床上,两旁还有两个王妃在伺候着。

    仰着头,看着天花板,道“亚当斯,我会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来自哥哥的疼爱。”

    左边的王妃是一个妙龄少女,像是刚嫁给威砍斯不久,金色头发长及腰,碧眼细眉若浮莲。虽然看起来清纯可爱,但他所做出的表情无不显示出他阴险恶毒的内心,同时又让人感觉缺乏成熟感。

    而右边的则是个中年少妇,虽已年至中年,但妖艳妩媚的程度可不比那妙龄少女少,甚至看起来更成熟,更让人为之向往。

    “老公,这十三太子好不要脸,你打算怎么治他?”

    那左边的妙龄少女接着二王子威砍斯的话说道。

    本想打压亚当斯却被其反咬一口的威砍斯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他,“我要把他往死里整,让他自己离开这座城堡,离开这个世界。”

    那成熟妇女一手抚摸着威砍斯的脸,道“那老国王太过宠溺他了,要整他,那得想个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整他的方法,不然,受伤的,只会是你呀!”

    威砍斯抬起手,猛地拍了一下这成熟美妇那隔着一层薄纱的大腿,笑道“放心,他一定不是我的对手。”

    ——————

    一个穿着锦缎衣的少年正带着一个身着白纱襦裙的少女走在宫道上,恩恩爱爱,还不腻乎。

    那锦衣少年手里还拿着一封信,信封上写着“西州巴斯,亚当斯,寄。东洲南唐,冯腾李四,收。”

    而这能够收到来自亚当斯的信封和手拉着以为人见人爱的白纱襦裙少女的,也就只有李世璋了,而这白纱襦裙少女,自然便是小叶子,叶冰。

    “李四,这个亚当斯是你什么人啊?怎么给你和冯腾哥哥寄信?”

    叶冰傻乎乎地问道。

    李世璋笑嘻嘻道“我,冯腾,乔迪,还有这个亚当斯,其实是生死之交的关系,亲如手足,也是他,冯腾才能如愿以偿的娶到我妹。”

    叶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哦。”

    叶冰对这些感情什么的都不懂,最早也就知道什么是亲情,作为独生女,其它的感情她是一概不知,才会有今天如此单纯善良的小叶子。也就是在遇到李世璋,父亲叶信被杀,才有了其它的感情,复仇,痛恨,爱情。

    但在她心里到现在就知道爱情,复仇和痛恨是在无意识间产生的,也就在梦里这种感情才会浮现出来。

    二人走着走着,就到了冯腾李晴二人的新寝殿。

    二人此时正在里边吃着饭,我喂你一口,你喂我一口,然后再一个甜蜜的笑,比李世璋叶冰二人还更加腻歪。

    “你俩可真是够了,这是憋了多久了呀你们。你们是想现在就黏在一起啊?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腻歪。”

    听见这声音,正在你侬我侬的冯腾李晴才意识到李世璋的到来,二人连忙站起了身子,冯腾道“李四,你怎么来了?”

    李世璋把,信放到桌子上,道“十三王子,来信了!”

    在场四人一齐围着桌子坐下。

    冯腾迫不及待地问道“信上写了什么?”

    李世璋道“不知道,还没拆,刚拿到就给你拿过来了。”

    话一说完,便拆开信封,里边只有一张纸“冯腾,李四,乔迪,还有,晴儿,你们还好吗?十几天前,黑使团攻陷我巴斯城堡,我们以我大哥的死为代价换来了此次胜利。但我们得到消息,黑使团残党往你们南唐去了,恐有危机,还需小心谨慎。”

    冯腾重击了一下桌子,怒道“这黑使团,真是阴魂不散,若不将其铲除,我们迟早会被他们玩疯掉不可!”

    李晴道“早听说黑使团其他余党到了东洲,但是没进我们南唐,而是去了北乌族,但那边也没听到过什么消息啊?”

    这些事,李晴在之前了解时被华本给下了迷药,有些事还没有搞清楚,但这里对这些事了解最清楚的,就是李世璋了。

    李世璋摇头道“他们,是想借北乌族的力量来攻打我们南唐。之前本来已经准备进攻了,但由于一些原因,又退了。而其中的原因,我听说好像是太子下令出的兵,后来被他们可汗下令撤了回来。”

    李世璋虽然知道北乌族打不过他大南唐,但北乌族实力实在强悍,打起来必定死伤无数。而他摇头,也正是为南唐担忧。一个纨绔太子居然会为国分忧,说出去估计没人会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