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问卿心 > 第二十五章 渠敢讥杂驳
    “确实有这种可能,到底是谁人这样恶毒,非得将她们母子置于死地?”子离实在气愤。

    “这宫中的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且除了咱们猜测的那三拨人以外,或许还有第四波人想害胡八子母子。”安素揪起了眉头,“子离你看,胡八子的指甲上,是否有一些紫色的痕迹?”

    子离先前的心思都放在手串上,便没能注意到指甲的颜色有异,经安素提醒一看,果真如此,这是中毒的症状。

    “看来此事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子离把白布重新盖上,算是最后向胡八子道了别。

    “子离,眼下得到的这些线索,以我们现在的身份,都没办法继续查下去。”

    “是啊,慢慢查倒是不打紧,但此事拖得越久,真相就越会石沉大海。”子离叹了一声,“就算查出了真相,那些人也不是咱们能动得了的。”

    “即使是这样,我也知道你绝不会放弃的。”安素拍了拍子离的肩,“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也许能知道些什么。”

    “什么办法?”

    安素狡黠一笑,附在子离耳边说出了她的计划。这法子损是损了点儿,但若能有效果,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片刻之后,安素和子离裹着丧事用的白帘,从寝殿里滚了出来。她们全身都被白帘紧紧缠住,看上去不得动弹,两个人的脸上都满是惊恐,即使身上不能动,依旧手脚并用的往外爬去,只求能远离寝殿。

    外面干活的宫女宦官们见有人这个样子,各自也都慌了神,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也不敢贸然前来相扶。等到安素和子离终于自行挣开了白帘的包裹,他们才敢稍稍上前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为首的宦官靠的近些,“里边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胡八子,胡八子她显灵了”安素装作惊恐的样子,用颤抖的手抱着脑袋,“她说有人害了她,要找那人报仇去。”

    “对,是一个宫女,她说那宫女给了她手串,都是那宫女害的她。”安素将方才找到的线索,都化作疯言疯语说了出来。原本子离该在一旁帮腔的,但她素来不善言语,便只能由安素开口了。

    “胡说!”那宦官贼眉鼠眼的往外望了望,确认没有有心人听到这话,才长舒了一口气。

    安素一边观察着这些人的神色,一边继续嚷道“刚刚胡八子显灵,一下子就扑到了寝殿的香炉上面,还说那香料有问题,可把我给吓坏了。”

    “真的吗?那香料可是太后赏下来的啊!”身边的小宫女们开始议论纷纷。

    “难道是太后要害胡八子?我从前就听说太后想让皇后娘娘生下嫡长子,其他妃嫔的孩子可都是不让生下来的。”

    “除了香炉,她刚刚说的手串是怎么回事?”

    “手串我也看到了,胡八子临死前还紧紧握着呢!不过我先前倒是看着丹参拿着差不多样式的手串,这么说是丹参害了八子?”

    “丹参是娥眉夫人特意指过来,替代死去的菱角贴身伺候胡八子的婢女,怎么可能害人啊?”

    “说不定就是娥眉夫人指使的呢!”

    “”

    “都不要命了!主子的事情也敢胡乱议论!”那为首的宦官见安素自说自话,本就焦头烂额的想打圆场,谁知其他的宫女宦官们也开始议论起来了。

    那一声怒吼才让大家稍微安静下来,那宦官转向安素和子离“你们俩干活累了,眼花了,滚出去歇歇吧!刚才的话要是敢往外说,小心你们的脑袋!”

    安素担心她们的面容被瞧见,今后会有麻烦,便一直小心翼翼的遮挡着脸。虽说看起来有些奇怪,但被胡八子“显灵”吓到,任凭谁都会有些疯癫,那宦官便也不觉有异,只想赶紧驱赶了二人出去。

    走出增成殿外,安素终于松了一口气,今日所做的几件事都凶险异常,不过总算没有白累一场。

    “子离,刚才那些宫女们议论的话,你都听进去了?”

    子离擦了把脸,点头“嗯”了一声“听见了,太后和娥眉夫人必定同此事脱不了干系。”

    安素却有不同的思考“不,若是太后要动手,根本没必要用些弯弯绕绕的法子,直接秘密除掉即可。而娥眉夫人给胡八子送去的那名婢女,若她真的是娥眉夫人指使的,会把那么重要的手串让其他人轻易看到吗?这些证言的指向,未免也太明显了些。”

    “你的意思是,那只是幕后主使的障眼法,真凶另有其人?”

    安素点了点头“没错,都说这宫里的水深,我今日便是真的见着了。”

    两人忙着说话,倒是没注意到前方的路,转角处一个小宫女小跑着冲了出来,便和她们迎面撞上。她约莫也是在增成殿伺候的,此时手里捧了一些纸钱,便是往增成殿而去。小宫女被撞倒在地,手里的纸钱也弄撒了许多,安素和子离赶紧蹲下去帮她一起捡。

    “这位姐姐倒是有些眼熟。”安素总觉得在哪见过她。

    那小宫女正要答话,增成殿门口便传来了一声呼唤“丹参,你怎么还蹲在那儿,大家都等着你呢!”

    听着这句话,那小宫女便不再多言,起身就往增成殿奔去。她一跑起来,身上就有叮叮当当的细微声音响了起来,安素仔细看过去,她的腰间似乎系着金子做的铃铛,这倒是新奇。

    安素缓缓站了起来“她就是丹参?”

    “安素,你认识她?”

    “倒不算认识,只是上次去给落雁夫人送点心时,见着她从昭阳殿出来。”安素若有所思。

    子离一下子反应过来“莫非此事落雁夫人也参与其中?”

    “这倒还不能确定,但刚才那宫女丹参,她的指间隐约透露出紫色,或许在太后赏的香料中做了手脚的人就是她。”安素将整件事情捋一捋清楚,得出了初步的结论,“我想,或许娥眉夫人只是收买了产婆,让她害死小皇子,而落雁夫人则是在香料中加入能导致滑胎的曼陀罗花,再命丹参以手串刺激胡八子殒命。还有那长期服用的安胎药”

    安素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她想起了那天去椒房殿给皇后送猫时,听到的皇后和梨心说的话。皇上让皇后给胡八子送药,但皇后不愿得罪太后,便将药都倒了去,那这样说来,皇上准备的药究竟有没有送到胡八子宫中呢?那药究竟是安胎药还是滑胎药?抑或是让孩子胎死腹中的药?

    仅凭这些,安素实在想不明白,只能感叹宫中的孩子命苦,宫中的妇人也是一样。

    “安素,你说什么?长期服用的安胎药怎么了?”子离听她话只说了一半,便追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那药似乎也不太妥当。”安素决定先不把皇后的话告诉她,此事已经如此扑朔迷离,若是再添事端,说不定子离需要复仇的对象,竟是整个宫中最尊贵之人了。

    “有产婆的证词,娥眉夫人自然是逃脱不了干系的。至于落雁夫人,咱们只需要看看那个叫丹参的小宫女会不会和她联系,就能知晓此事是否与她有关了。”

    然而她们并没有等到那小宫女和落雁夫人联系,第二天一大早,就有消息传到了宫女所,丹参死了。胡八子难产离世,她的贴身婢女丹参悲痛欲绝,经众人劝解,仍无法解开心结,便一头撞在墙上殉主而去。这样忠心事主的刚烈婢女,自然是为宫人们的典范,连同她的家人都是要受到嘉奖的。

    而昭阳殿里并未传来任何消息,落雁夫人在胡八子的丧事上做全了该有的礼节,对于丹参,只称赞了一声忠仆便罢。陪在落雁夫人身边的宦官伸手去扶她,动作稍大了些,便有叮叮当当的响声传来。有宫女呲笑,宦官之中竟也有喜欢戴着金铃铛的。

    皇后不爱理会后宫之事,菱角死后,娥眉夫人便在自己宫中伺候的婢女中,挑了个看似机灵的丹参送去给了胡八子。至于这丹参在进披香殿之前在哪里当差,平日里又和哪些人交好,娥眉夫人一概不知。她是高高在上的主子,自然没必要为一个婢女费心,如今她殉主而去,将她给了胡八子的娥眉夫人脸上也有光,便更加不必查她的底细了。

    “看来,丹参已经被灭口了,我们晚了一步。”子离拽紧了拳头。

    “不晚,正是这样,更能明白落雁夫人的确不算无辜。”安素拍了拍子离的手,“只是,报仇的事还得从长计议,切不可冲动莽撞。”

    “上官姐姐,勤嬷嬷找你,说是下个月宫里有马球比赛,让咱们宫女所和花苑一起布置场地呢!你是管事宫女,有些事情勤嬷嬷要和你商量。”卧房门忽的被推开,初若喜气洋洋的走了进来。

    自从安素当上了管事宫女,姜清冉虽气愤,一时也找不出什么由头来寻麻烦,连带着初若的日子也好过了许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