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黎明之左 > 怎么阴魂不散的
    时间总是如白驹过隙。

    黎珩的暑假结束了,黎茗前一天晚上就帮黎珩收拾好了书包和行李箱,第二天和黎珩一起吃了早餐,储琼琳特意请了一上午假开车送他们去岛城第一小学。

    这里也是黎茗的母校,虽然已经从岛城一小毕业了许多年,但一小的校园环境却没有变化太多,只是教学楼重新刷了一层油漆,变得更加鲜艳明亮。

    “阿珩啊,去了学校要好好吃饭,听老师话哦。”黎茗在校门口嘱咐黎珩。

    “知道了。”黎珩情绪不高,许是要离开家了有些不舍。

    黎茗将行李箱提到了黎珩的宿舍,宿舍另外的三个孩子只来了两个,黎珩不是最后一个到的。

    黎茗帮黎珩铺好床铺便要离开,黎珩伸手拉住黎茗的手撇着嘴嘱咐黎茗道“星期五下午一定别忘了来接我。”

    “好。”

    从岛城一小出来后,储琼琳载着黎茗去了附近一家甜品店。

    两人舔着手中的冰激凌。

    “我还是觉得以前在一中旁边小卖部那里卖的雪糕好吃,可惜现在已经停产了。”储琼琳感慨道。

    ……

    “琼琳,谢谢你。”沉默了一会后黎茗一本正经的对储琼琳说道。

    “嗯?谢我干什么?”储琼琳有些不明所以。

    “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陪着我,一直帮助我,一直保护我。”黎茗笑着对储琼琳说。

    “搞什么,不要煽情!这么多年你不也一直陪着我呢吗?”储琼琳翻了个白眼。

    两人从甜品店出来后,储琼琳缠着黎茗陪她一起去公司,看一看她第一份工作的地方。

    黎茗跟着储琼琳来到了褚恒的公司。

    “可能因为我是投资人吧,他们平时都不咋给我安排工作。”储琼琳带着黎茗走到了公司一楼的大厅。

    “你在几楼?”黎茗问道。

    “六楼,坐电梯吧。”储琼琳和黎茗一起走到电梯口,正准备按下楼层键,却看到了旁边一个熟悉的身影。

    “怎么哪都有你?”储琼琳皱着眉头对时川说。

    “我也想知道怎么哪都有你。”时川瞟了储琼琳一眼。

    “嘁。”储琼琳翻了个白眼拉着黎茗站在了距离时川较远的电梯角。

    “叮咚。”电梯停在六楼,二人走出电梯,却发现时川也跟了出来。

    “我说你能不能别老跟着我们。不对,能不能别老跟着黎茗,怎么阴魂不散的。”储琼琳瞪着眼睛对时川不满道。

    见状黎茗扯了扯储琼琳的袖口示意她不要再和时川计较下去。

    时川并未理会储琼琳,只留给储琼琳一副看傻子似的表情便从她身旁径直走向了褚恒的办公室。

    储琼琳看着时川的背影,不禁有些吃惊。

    “他他他,他去褚恒办公室干嘛?他不会也喜欢男的吧,怎么还有男人跟我抢男人啊?!”储琼琳说完拉着黎茗快步走向了褚恒的办公室。

    储琼琳许是有些着急,一时间连敲门都忘了,打开褚恒办公室的门直接走了进去。

    办公室内。

    时川和褚恒怔怔的看着储琼琳,空气一时安静了几秒。

    褚恒最先反应过来,对储琼琳说道“你干嘛不敲门?”

    ……

    “我忘了。”储琼琳有些尴尬的退出去关上门,呼了口气又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褚恒的声音响起。

    储琼琳才又打开门,黎茗站在门外没有进去。

    “别站在外边了,进来坐。”褚恒侧身看着门外的黎茗招呼道。

    时川看了看黎茗,又看了看褚恒,有些惊诧。

    “怎么你们也认识?”时川问道。

    “我堂弟高中的家教,之前她花店开业去帮过忙。”褚恒解释道。

    “你来干嘛的?”储琼琳看着时川问道,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不善。

    “我找我好兄弟来喝酒啊,这也碍着你的事情了吗?”时川问道。

    “好兄弟?他怎么会跟你这种无赖做好兄弟?!”储琼琳翻了个白眼说道。

    黎茗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扯着储琼琳的衣角退出了褚恒的办公室。

    褚恒饶有兴趣的看着一脸便秘的时川,问道“你心上人不会是黎小姐吧?”

    “就你话多。”时川瞪了一眼褚恒也离开了办公室,独留褚恒一人坐在办公桌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这叫什么,这就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一来就能看到那个无赖啊,褚恒居然还跟他做好兄弟?他到底怎么想的居然跟那种人做好兄弟?”储琼琳出来后仍然愤愤不平的对黎茗抱怨着。黎茗有些无奈,却也没说什么,任凭储琼琳发泄自己的情绪。

    时川离开褚恒的公司后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公寓,而是去了岛城人民医院。

    汪裕章已经快康复了,汪若虹每天都会来医院陪汪裕章在医院的花园里散步。时川来到医院的时候汪若虹已经离开了医院,汪裕章正躺在病床上午休,时川隔着窗户看了一眼汪裕章便去了汪裕章主治医师那里。

    “我外公他情况怎么样?快能出院了吧?”时川问道。

    “汪先生康复的很好,这应该跟他从前经常锻炼身体有很大的关系,顺利的话过两天就能出院了。”医生微笑着回答时川。

    时川点了点头,便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汪裕章的病房门,坐在了病床旁边的沙发上,看着病床上睡得安详的老人,时川内心不禁流过一股暖流一般。

    那不仅是他的外公,那更是他的救命恩人。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汪裕章从睡梦中醒来,察觉到旁边有人,便侧头看了看时川。

    “什么时候来的?”许是刚睡醒,汪裕章的声音还有些沙哑。

    “才来不久,医生说过两天就能出院了。”时川轻轻说道。

    汪裕章点了点头。

    “早该出院了,你妈妈事情多非要让我多住几天,没病都要在这里待出来病了。”汪裕章有些不满道。

    时川笑了笑。

    “那不是担心您的身体嘛。”

    ……

    “过来有什么事情?”汪裕章问道。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您啦。”时川笑道。

    汪裕章撇了撇嘴没有说话,时川自觉无趣,干咳了两声问道“外公,我想问问你,我的记忆有没有机会恢复?”

    汪裕章沉默了一会,似在思索着。

    “你高中那几年学的东西都记得,剩下的可能需要一个契机。”汪裕章模棱两可的说道。

    时川沉默。

    或许在从前他并不在意那几年究竟发生过什么,而现在不同了。

    现在黎茗出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