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比如今天他开赌局赢了俩千金币不但都上交了,还被打了一个包。

    说着白默潇便情不自禁的摸摸自己头上的包。

    虽然他涂点药这个包就没了,但是他就是不。

    他不但不消这个包还要涂点药维持这个包,让璇丫头对他有愧疚感。

    沈清辞“……”

    果然跟傻子是讲不了道理的

    他这个酒度数还是很高的,酒劲也不会立即表现出来,但要是时间一过,那酒劲就上来了。

    而白默潇现在,明显是有些迷糊了

    沈清辞认命的叹了口气“那你现在可以滚出我的院子了么,国师府那么多院子不够你睡的?”

    白默潇听到这话就知道这厮同意了,从脚下又抱了一坛酒出来冲着沈清辞傻笑“这才对嘛,我这就走”之后在沈清辞那不善的目光下,抱着那坛酒摇摇晃晃的走了。

    看着人儿抱着他没注意的最后一坛酒走了的沈清辞“……”

    他真是倒了霉了。

    他这个院子里总共就那么三坛子酒,全被这厮发现了

    喝了俩坛子就算了还抱走一坛

    怪不得小璇嫌弃他。

    这还是人么。

    沈清辞认命的吧刚才白默潇折腾的桌子摆好收拾干净。

    在他想要宽衣就寝的时候,像是感应了到什么一样眉心一跳,随后嘴角扯了一抹好看的弧度随后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一样继续手上宽衣的动作。。

    而另一半,白默潇抱着酒跌跌撞撞的走着,而他也是坚强,走到拐弯处差点撞树上,快到院子时又差点摔倒,但即使这样,他怀里抱着的酒却没有丝毫影响。

    白默潇抱着酒坛往离沈清辞那里最近的那个院子走去,此时黑灯瞎火的,国师府里人也少的可怜,基本只能靠着月光或者靠着直觉找路。

    明显已经醉了人砰一下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白默潇下意识抱紧酒坛稳定身形,被撞的险些差点站不住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酒,面色不善的望向来人“喂,走路不长眼么?”

    然而来人看到是个酒鬼鸟都没鸟他绕过他就往前走。

    白默潇一手抱着酒坛另一只手拦着人,没好气道“撞了人就这么走了?哪有这么好的事”

    来人被拦着,顺着月光打量着眼前的醉鬼,天色已深,看不清全貌,只能判断这人是一身白色衣袍,也能借着月光看到他身上有一个闪着模糊光芒的萧或者笛子,看样子成色应该不错。

    一身酒味熏的来人有些难受,捏着鼻子回到“那你想怎样

    ”由于捏着鼻子所以发出声音很奸细,醉成这样的白默潇还真感觉不出来是男是女。

    但拦路的那只手依旧没收回,反而很正经的跟眼前人说话,如果忽略他一身酒气的话“给我道歉”

    来人“你说什么?”

    某人被这么问有些不开森了,声音扩了一倍对着人吼道“我说,给我道歉”

    “现在!立刻!马上!”

    来人“……”

    这哪来的疯子?

    他不就是来国师府探一下这个国师的底细就遇到个神经病?

    。